在Gaga的指引下,協力前進

如何「一起」?怎麼「共同」?

大安溪部落共同廚房,由社工和在地青年共同組成的團隊所推動,希望找回泰雅族共食共做的分享機制,用原住民在地的社區機制和傳統智慧進行部落共同照顧。經營超過十年了,關於我們的核心工作價值,在部落裡到底什麼叫做「共同」,而「一起」工作又該怎麼可能是以下想要探討的。

在部落緊密的人際關係中「一起、共同」是一直存在的事實,不僅婚喪喜慶的時刻,平常生活亦然。雖說有著相同的文化、風俗習慣,這也是必然產生的一種群體關係。但是認真說來這其實就是部落幾千年所傳承下來最珍貴的生活價值,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部落的「Gaga」,這個Gaga大概就是部落族群命脈永續生存的重要基石。

以前部落的生活都離不開「共同」和「一起」。記憶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部落共同抓魚(T`muva)及抓虎頭蜂(Sayi),每年的一定時節,部落便會進行這兩項活動一起抓魚及共同燒虎頭蜂,在那一天的晚上部落婦女負責分配捕來的漁獲及虎頭蜂,部落所有老少大小圍著那個大鍋湯一起分享著山產佳餚。其實「大家一起來」涵蓋了生活的各個層面,例如吃的部分有共食團(U`tux Niqan)就是一起吃飯一起工作的團體,穿的部分有共做團也就是一起種植苧麻到進行一連串編織工作的婦女團體,另外為了要完成其他繁重的工作,部落就發展了一種換工方式,搭橋開路等部落公共事務就更需要運用大眾力量來共同參與。

然而,近代主流文明開始進入部落之後,部落的你我都在壓迫的教育框架底下成長,漸漸喪失部落「一起、共同」珍貴的生活價值薰陶。所以我們也慢慢學會功利學會個人競爭。如此一來,部落團體進行的行動模式當然會被個人競爭方式取代,從此推動部落的各項工作就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的理所當然的來一起努力了。這或許也就是現在部落無法凝聚共識匯集團體力量主要的原因。那現在的部落到底該如何做才能重新喚起族人團結凝聚的意識呢?這當然就應該先回到部落傳統文化的脈絡思考,充分了解部落以前的歷史文化然後慢慢摸索出現在正確的發展路徑。

然而生逢部落歷史文化斷裂的年代,坦白說對於部落的傳統文化我們也不盡明白,幸運的是我們還有一群人在大安溪沿線部落,願意試著努力用自己的方式一方面吸吮著部落僅剩不多的文化養分,一方面學習著怎麼和複雜的主流世界打交道。尤其在德瑪汶工作的過程中,有一種無形又莫大的力量讓自己嗅出了一些希望,這個力量就是團體中慢慢形成的一種新價值:「包容和陪伴」。有包容的團隊就有彼此學習的空間,除了要有相互的包容心外,還要有互為主體、互為陪伴的一種互動關係。深耕德瑪汶協會成立之前就是先有幾個工作者用培力的方式然後進展到更積極的夥伴互為陪伴關係上,這個關係從相互的彼此到甚至於是彼此的親族家庭與夥伴之間的關係,從原先組織中有幾位成員所發展的夥伴關係開始發展出團隊的核心力量。這幾年就由這主要的核心力量慢慢帶出次核心的力量,從對部落可以「一起、共同」的奢望到現在,我們慢慢相信真的可以透過團體的生活中找到以前「大家一起來」的巨大力量。